万源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

四川红军第一路游击队

  在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保存着一张老照片——万源固军坝起义旧址。照片上,山峦起伏、树木葱茏,仿佛还能看到当年战斗的激烈,似乎战场上的硝烟还未消散。

  “这是工农武装割据在四川的一次重要实践。”邓寿明说,1929年5月12日,王维舟、李家俊等中共党员经过艰苦准备,组织1000余农民自卫军在万源县固军坝起义,李家俊任起义总指挥。当夜,起义军兵分三路,将“清乡”之敌包围于白羊。激烈的战斗进行了近一个小时,起义军首战告捷,歼敌一连,缴枪57支,抓获俘虏30余人。

  1949年12月,解放军十八兵团夺取剑门关之后 向成都推进

  白羊之战让敌人大为惊恐。刘存厚急调渠县廖雨辰团长代理第三路司令,统领3团人马,星夜赶到万源。“面对强敌,李家俊等整训队伍,同时建立农会,壮大农军,还争取开明士绅和团丁抗捐抗税。”邓寿明说,起义军在军事上采取灵活机动的“飘忽”战术,开展夜袭、奔袭,既深入敌后又诱敌深入,充分利用有利的地理环境打击敌人。

  1929年8月上旬到9月中旬,经五爪垭之战、奇袭白沙河、夜袭白羊庙等3次大的战斗,廖雨辰部队被起义军牵着鼻子跑,朝东暮西,疲于奔命,不得不败回万源县城。刘存厚的第一次“围剿”以失败告终。

  之后,刘存厚加派驻宣汉第二师吴占荣团向万源固军坝、井溪坝等地合围,进行第二次“围剿”。趁敌立足未稳,李家俊率部队时而火烧十字溪300民团武装,时而诱敌2个营入龙潭河谷,重创敌军。邓寿明说:“龙潭河战斗结束后,起义军根据省委指示成立了军事指挥部”,下设3个支队共计2000多人,分别向城口、万源、宣汉三县发展。1930年1月,又粉碎了敌人第二次“围剿”。

  “1930年1月下旬,四川省委正式命名起义军为四川红军第一路游击队。”邓寿明说,部队活动于万源、城口、宣汉、开县一带,并积极配合王维舟、李光华等在梁平、开江等地的武装斗争。但是,1930年3月以后,刘存厚集中5个团的兵力,并纠合4个县的民团共万余人层层逼近,同时实行并村和连坐法。“1930年6月,起义军被迫埋下武器,分头活动。”

  邓寿明告诉记者,固军坝起义的可贵之处,不仅在于坚持了一年之久的武装斗争,打击了军阀、团阀及土豪劣绅的反革命武装,而且还在于开创了相对稳定的革命根据地,建立了乡村政权,实行了土地革命。

  到1929年底,整个革命根据地已发展到有1个县农会、4个区农会、20多个场农会的革命政权,辖城、宣、万三县边境的5个区、20多个场镇共1500平方公里,人口6万以上。“在根据地内,普遍开展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工作。革命政权建立后,首先开展打富济贫、开仓赈粮的斗争。”邓寿明说,革命政权深得群众拥护,青壮年踊跃参军,支援武装斗争。

责任编辑:张文奇